昆明水產品銷售交流組

姐姐每天都要跟.我一起洗..還鉆 進了我的被.窩...

樓主:成功職場秘笈 時間:2020-02-28 06:36:59

滿是血泊的房間,瘦小的孩子看上去形單影只。

?

他表情愕然地跪在地上,大大的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曾經被他稱為家的地方。

?

一片殘骸,刺鼻的血腥味仿佛死神的喪鐘,在催促著他趕緊往回走,逃出門去,再不要回來。腿也抖得厲害,但是,當他看到那些血是從父母臥室流出來的時候,那種不正常的紅,不正常的量,讓他著了魔一樣。呆滯地挪動著自己的腿,機器人一般一步步走過去。

?

鞋子在厚厚的,粘稠的血液上拉起一條條殷紅的絲線,發出“茲,茲”的聲音。“滋呀……”已經有些生銹的臥室門發出攝人心魄的鳴叫。隨后……

?

男孩看到了另一雙眼睛,一副讓他永遠難忘的場景。

?

“嘩啦……”世界變為黑白,這一副畫面定格,破碎,如同枯葉一般隨風而逝。

?

手心緊了緊,徐陽逸從這個無數次的夢境中醒來。下意識地握了握拳頭,只感覺滿手心都是冷汗。

?

“呵……”他端起面前的茶杯晃了晃:“十幾年了……”

?

他端著茶杯靜靜看著外面:“我總想讓它歸為夢……”

?

抿了一口,茶已冰涼。

?

他大約二十一二的年紀,眉毛濃且粗,沒有任何彎曲,就像兩柄利劍一樣飛揚。目光沉穩,眼簾半垂。不胖,也不瘦,差不多一米八一左右的身高,從所有人的眼里看去,都能看到對方警/服下微微隆起的肌肉。

?

這里是三水市公安局重案刑偵組的辦公室,穿著警/服很正常。尤其他此刻正坐在組長的位置上。時值八月,傍晚的熱氣撲在地面上,地底的蒸汽升騰起來,說這個辦公室是蒸籠都不為過。

?

溫度甚至比外面更難熬,沒有一個人還穿著警/服,大多都是穿著短袖,只有他,一絲不茍,甚至連頸部的扣子都扣得嚴嚴實實。詭異的是,額頭上還沒有一絲汗珠。而且絕沒有喊一句熱。

?

仿佛他對冷熱沒有任何感覺那樣。

?

頭頂上的風扇烏拉拉地轉著,聲音刺耳又難聽。在他周圍,此刻,近十個穿著襯衣,用資料,扇子扇著風的男女,正圍坐在一起。對著徐陽逸的目光,有不屑,有嫉妒,有各種各樣負面的情緒,唯獨沒有應該對坐在組長位置上的人該有的神色。

?

尊敬。

?

三水市不是什么大市,更和富裕無關,下轄兩個百窮縣,否則堂堂一個市的刑偵組也不會僅僅放了幾把大功率電扇。這么熱的天氣,今天下午轉過來的特大案件,臨時開會,所有人都在討論,等他們發現的時候,組長卻睡著了!

?

“組長,睡醒了?”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,冷眼看著徐陽逸的感慨,鼻孔里毫不掩飾地哼了一聲:“咱們也等了半個小時,組長大人是不是拿點章程出來了?”

?

“睡醒了。”徐陽逸轉過眼睛,拿起筆在手上旋轉著,朝著中年男子點了點頭:“陳副隊,有事?”

?

“當然有事!你沒聽嗎!”一句話,讓陳副隊一把拍在椅子上,聲音頓時提高了好幾度,手中一疊資料被他甩得“嘩啦”亂響:“特大殺人案!連殺十二個人!轉到刑偵組已經一周了!沒有一點進展!徐隊,咱們自家人不說兩家話!這個案子怎么辦?誰去辦?多大的力度去辦?咱們要的是章程!”

?

他霍然站了起來,資料沙沙亂響著從在座所有神色木然或者掛著冷笑的人面前劃過,大聲道:“咱們刑偵組在座十幾個人!都在等著徐隊你拿章程!我們要報給局長!等了你半個多小時,之前說了十五分鐘!什么時候第一起出現,兇手行兇特征!現在居然問什么事?!”

?

徐陽逸淡淡地掃了他一眼:“我記得我說的很清楚,這個案子,我親自接了。”

?

“呸!”一口濃痰被吐到旁邊的垃圾簍,一位接近四十歲的中年男子清了清嗓子:“不好意思,喉嚨忽然有點癢。”

?

徐陽逸臉上的微笑從不曾消失:“你有意見?”

?

“哪里哪里……新隊長上任兩天第一道指示,我怎么敢不滿……”男子嘴角掛著一抹嗤笑,毫不掩飾地笑道:“只是想隊長那個章程……”

?

“撲!”話音未落,一只筆就釘到了他身邊的桌子上。

?

入木三分,筆尾都在微微發顫!

?

“我靠!”男子身邊的一位年輕警員嚇得差點跳了起來,這還是筆?這他媽還是筆?這真不是刀子?

?

“假的吧……”一位三十歲左右的警員愣愣地看著那支筆,感覺心都在亂跳。

?

桌子不厚,是很薄的木桌,但是要用筆扔進去,沒扎實的功夫做得到?

?

這特么還是最普通的鋼筆!

?

他不知道有多少高手能做到,反正,全經偵組沒一個人做得到!

?

所有人眼皮都跳了跳,愣愣地看著那支筆,再更愣愣地看著悠然自得品涼茶的徐陽逸,忽然覺得,自己全身的皮肉莫名其妙開始痛了起來。

?

“牛逼……”一位年輕警員吞了口唾沫,小聲說道:“硬氣功吧這是……”

?

“我沒記錯,你是刑偵隊三把手老朱?”徐陽逸抬了抬眼,隨意地開了口。

?

“是……”徐陽逸的目光看似淡然,老朱卻感覺如同被一把刀瞬間剔了好幾遍,鎮定了一下心神,開口卻發現自己聲音很有些不穩。

?

“這樣啊……”徐陽逸輕輕撫著茶杯蓋子,淡淡地問:“喉嚨不好?”

?

“不……沒有……不癢……”老朱咬了好幾次牙,干笑著坐了下去。

?

陳副隊也呆了半天,手中剛才沙沙扇著,助長他氣勢的資料不知何時已經不扇了。房間里只能聽到風扇烏拉拉的聲音,安靜的有些嚇人。

?

“徐隊。”許久,他才硬著頭皮開了口:“……這件案子,可是關系著兄弟們的福利。”

?

“叮當”一聲,茶杯蓋輕輕合上的聲音,陳副隊張口還想說什么,最終卻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嘴。

?

“逼宮?”徐陽逸拇指摩挲著茶杯,右手撐著頭著看著所有人,利劍一般的眉頭掀了掀:“嗯?”

?

夏日的房間,忽然冷的有些嚇人。

?

“下不為例。”他理了理警/服站了起來,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推門走了出去。

?

“哎……哎!徐隊!這件案子怎么辦!你倒給個答復啊!”

?

“等著。”他的聲音從通道里傳來。

?

屋里,一片安靜。

?

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,誰也沒想到,這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組長,調過來一連兩天沒發威,發起飆來讓所有人都不敢多話。

?

“等他媽個X!”陳副隊猛拍了一下桌子:“說的輕巧!兄弟們就盼著一個大案子露頭!你他媽自己去接!把兄弟們放哪里!”

?

他的聲音很憤怒,但是詭異地壓得很低。畢竟……桌子上的鋼筆那么醒目。

?

“陳隊,怕個屁!他去說!我們就不會去說?!”老朱也站了起來:“憑什么啊!組長升了騰了位置,陳隊你最有希望接任,憑什么調過來一個嘴上無/毛,案子一個沒接過的小屁孩當組長!”

?

“這年代,做得好不如生得好。”一位三十一二歲歲左右的婦女不屑地朝著關上的門冷哼了一聲:“不是我說,他除了溜須拍馬還知道個屁?”

?

“就是!在我們面前顯擺什么?硬氣功有什么牛逼的!公安系統比武他敢去?牛逼的人多了!這算個吊!”

?

“草,也就在我們三水市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裝裝逼!他以為他是誰!”

?

“呵呵,沒準兒就是被比下來的,來我們這些普通地方裝裝逼,小孩子一個!”

?

陳隊咬著牙喝著茶,茶的味道很苦,苦地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?

“天天警/服穿著,裝給誰看呢?”婦女拍蚊子一樣在面前招了招,皺眉道:“要領導來人一檢查,呵,別人立馬又一個標桿……看看這扣子,嚴絲合縫,衣服跟長別人身上一樣……你們啊,工作是沒話說,什么時候學會做點面子文章?學學別人徐隊,怎么做的?”

?

一位年輕的警員冷哼了一聲:“除了做樣子還知道個球?明明這個組長誰都知道陳隊你最有資格,誰想得到上面臨時插了個人下來?”

?

“咱們三水市雖說是窮鄉僻壤,好歹也是個地級市,咱們十幾年接過的案子也不少……”一位老警員含蓄地開口:“說到底,誰有實力誰上。陳副熬了這么久,也該輪到了。”

?

“呵呵,要調過來一個名偵探柯南老子也認了,這算個鳥毛?”

?

“警察局,重案刑偵組,這種地方誰他媽不是在熬資歷?誰手里沒幾個大案子?”

?

“上一任龔組長上調了,咱們按資歷算,按手下的底子算!忽然調過來一個新組長!誰服氣?”

?

空降兵,任何企業,部門,都絕對是讓人深惡痛絕的東西。

?

更不要說,是這種毛頭小子!

?

你好不容易熬到頭了看到了經理的職位,忽然一個領導的XXX站在你頭上拉屎,你是什么感受?

?

徐陽逸,男,未婚,年齡:二十一,特長:空白,履歷:空白,黨員:否,大學:空白……

?

一份履歷四五個空白你敢信!

?

誰不是在熬資歷?誰不是一步步走上來?憑什么你空降?

?

想起這些,陳副隊青筋都在亂跳,深吸了一口氣,哼了一聲:“來個確實牛逼的人咱們沒話說。這他媽的一個三無小屁孩是來干嘛?見到真場子了還不得嚇得尿褲子?”

?

“上頭也是豬油蒙心。”老朱悶悶地點上一根煙,呸了一口:“昨天我們聯名反應,鄭局模棱兩可,含糊其辭,就像不知道公安局重點部門刑偵組來了個空降兵那樣!還是個一窮二白,案子都沒見過的空降兵!這算哪門子的事兒!”

?

“呵呵……”陳副隊冷笑著灌了一口苦茶,抹了抹嘴:“去他的吧,老子不!管!了!”

?

“誰他媽知道是那個領導的孫子!龜孫子!他要說,讓他媽說去!老子倒要看看最后鄭局長是找誰!”

?

刑偵組辦公室的一切,徐陽逸不知道,就算知道,也絕不會關心。

?

此刻的他,正慢悠悠地踱著步,徑直走向三水市安防部門一把手,公安局局長鄭局的辦公室。

?

推開局長辦公室的門,空調吹在人的身上頓時無比舒坦。對面,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嚴肅地對秘書說著什么。

?

他不高,最多一米七三左右,頭有些禿,四方臉,滿是滄桑的臉上因為久居高位帶上了不怒自威的威嚴。

?

聽到沒敲門就推開了門,鄭局的目光輕輕掃了一眼,并沒有說什么。而是輕輕打開了手中的折扇,不徐不疾地搖著:“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。無規矩不成方圓,老祖宗說得好啊……”

?

“那是……”助理聽著這句仿佛一語雙關的話,自動腦補的天賦立刻打開,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徐陽逸,笑著對鄭局說:“不過,這次武警部門調人……”

?

“凡事都有制度,有規矩。”鄭局徐徐端起茶杯,吹了一口:“他要調,我也不是不講道理。但是直接找上我,出了問題……是找他李中校還是找我鄭局長?”

?

“好茶。”他愜意地抿了一口:“事情緊急歸緊急,制度歸制度,一碼歸一碼……誰都能越權調人,這公安局長干脆讓給他來當?”

?

“緊急,可以,咱們走著流程大家都放心。時間長了點,但是不出紕漏。”鄭局“刷”一聲合上扇子,目光落到靜靜看著書柜的徐陽逸身上,打著官腔對秘書說道:“就這樣,你先出去吧。告訴他,什么事都有章程,有規章,公安局人手不緊?剛調過來一個特大兇殺案,我們人都調不過來。去吧。”

?

秘書離開了,鄭局輕咳了一聲,看到徐陽逸沒反應。自己站了起來,擰了好幾次門把手之后,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,扇子在手心輕輕打了兩下,笑著走了過來:“小徐啊……來來來,坐,喝點什么?老人沒為難你吧?工作還順利?”

?

笑容如同盛開的波斯菊,和剛才完全不同。

?

沒有上級見下級的威勢,反而如同看到了老朋友一樣,笑的無比真誠。

?

“沒有,挺配合的。”徐陽逸掏出一根煙:“可以嗎?”

?

“當然……小徐你真是,我說過多少次了,在我辦公室就跟你辦公室一樣。和鄭叔別這么客氣,來來來,坐,咱們坐下聊。”

?

一般這種對話,只有兩種可能。

?

一:徐陽逸是鄭局失散在外的親兄弟。

?

二:徐陽逸真是下來鍍金的空降兵,背景大的鄭局都得罪不起,不敢得罪。

?

“小徐,你看……”看到徐陽逸坐了下來,鄭局長欲言又止了好幾次,笑著剛要開口,對面的徐陽逸卻看著明滅不定的煙頭,平靜地說:“蹲下。”

?

“??”鄭局長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下一秒,他身后的窗戶,猛然炸裂!

?

“嘩啦!”仿佛是一個巨大的拳頭從外部打來,不僅僅是玻璃,就連鋁合金的窗欞,都整個飛了出來!

?

一片晶瑩的玻璃從鄭局耳邊飛過,時間仿佛在此定格,他眼角的余光看到,旁邊的窗戶如同雨花一樣飛濺,每一片都映照出他驚恐的側臉。藍色的窗簾已經被吹到飛起,但是神經,卻完全反應不過來。

?

“咚!”驚恐到神經反應都變慢,仿佛無聲的世界中。身側一股大力襲來,他身不由己地撞上了書柜。

?

徐陽逸一腳踢開了他。

?

仿佛時間再轉,“嘩啦啦啦!”無數玻璃子彈一樣飛濺滿屋!變了形的窗欞橫尸在屋子中央!他這才渾身都抖了抖,想站起來,卻發現腳沒有一點力量,扶著桌子的手都在發抖!

?

“怎……怎么了……”他無意識的聲音顫抖地厲害,剛才如果他站在窗邊,現在絕對送進了醫院!

?

但是,緊接著,他馬上反應了過來!

?

這不可能!

?

這是防彈玻璃窗!外面看不出來,其實有一厘米厚!什么子彈能打碎整片窗戶?狙擊彈都只能打出蛛絲網!

?

這分明就像什么東西從外面撞了進來!

?

但是這更不可能!這是二十樓!市政府是全市最高的建筑!可以從這里俯瞰全市!

?

心跳的聲音,在滿頭大汗的鄭局耳邊響起。他想動一動,卻發現身子軟地厲害,咬了咬牙道:“小,小徐……”

?

“噓……”徐陽逸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,神情異常嚴肅,豎起一根指頭:“有東西在這里……”

?

這句話,就像一個開關,鄭局長喉結跳了跳,再也不敢說下去。

?

他的目光,驚恐地打量著,忽然發現……

?

窗簾!

?

窗簾本應該垂在窗戶旁,此刻,卻詭異地懸空!

?

上邊還在窗戶上,而下邊……飄灑起來,那種感覺,就像有一個透明的人從窗戶撞了進來,撞碎了防彈玻璃和合金窗欞!然后窗簾正好蓋在他身上沒落下一樣!

?

因為蓋著,所以出現了形狀!

?

青天白日,卻出現了這種靈異現象,鄭局長死死咬緊牙關,才不至于讓自己驚呼出聲。

?

冷汗,不要命地滴了下來。

?

就在剛才……有什么他看不到的東西,從極遠的地方,以超高的速度,沖進了他的辦公室,撞碎了市政府的防護措施,至今,還堂而皇之地在他眼皮底下沒走。

?

這個東西……能撞碎防彈玻璃……沖擊力之強……他不敢想象剛才如果對方沒把他推開會是什么后果!

?

接下來……鄭局的心都快跳了出來!

?

徐陽逸的神色沒有變,但是目注視的方向卻變了。

?

開始,對方是背緊貼著墻壁,看著地板。現在……卻是慢慢抬起脖子,從窗戶邊,到地毯,再到……

?

鄭局長面前!

?

“得……得……”鄭局長的牙齒,輕輕打著顫,對方就那么直直盯著他,目光無形卻有形。聯系到剛才對方說的:有東西進來了,他完全可以腦補出一副畫面。

?

有什么東西……就在他的面前,一眨不眨地看著他。

?

那個東西身后……是蓄勢待發的徐陽逸……

?

未知的,才是大恐怖。他的手正要慢慢去摁桌子上的鈴,徐陽逸極輕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:“不要動。”

?

他如同機器人收到了指令,一動不敢動。但是整個人,卻篩糠一樣抖個不停。

?

“慢慢地,慢慢地,趴下來……”

?

鄭局長心中已經被驚恐布滿,他沒有看到,對面的徐陽逸,一只手摁住了自己的左眼,另一只眼睛,赫然是一片血紅!而瞳孔卻是白色!

?

他眼中,是另一幅畫面!

?

傍晚的天色,在他眼中已經一片烏黑……在他面前……一條一米直徑的巨蛇,身子在窗戶外,頭已經貼近了鄭局長的面孔!距離他不到五十公分!

?

烏黑的鱗片閃耀著落日的余暉,可以吞進一個成年人的血盆大口,正往下滴落著淡黃色的涎水。

?

在窗戶外面,遠遠的一棟大樓上,一只蛤蟆,正悠閑地嗮著太陽。

?

蛤蟆不奇怪,但是……這是一只足足有十幾米高,三十多米長的超巨型蛤蟆!說是鯨魚都可能有人信!

?

它就這樣懶洋洋地,紋絲不動地趴在樓頂。頭頂一根三米長獨角,垂下長長的觸須,如同一尊虛幻的石雕。

?

在下方的三水市體育場中,一只色彩斑斕的蜈蚣,卷曲著身子,趴在草坪中央。

?

蜈蚣也不奇怪,然而,這同樣是一只二十多米長!半米多高的蜈蚣!甚至每一塊甲殼兩邊,都有一對類似于人眼的金色花紋!

?

在更遠處的江邊,一條巨大的娃娃魚,水底足足有接近二十五米的巨大身影,在水上映照出黑色的影子。而那個影子中,有一艘貨船,正在飛快地開著,仿佛完全不知道船下的水底,趴伏著怎樣的怪物。

?

這一切,被他眼睛的一片紅色,阻擋在所有人視線之外。

?

所有畫面,映照在他視網膜之上,仿佛存在于另一個空間,根本沒有人能夠打破這層隔閡。

?

妖獸都市!

?

紅色,隔絕了人,與那仿佛虛幻的令人恐懼的畫面的接觸。

?

“茲拉……”就在這時,鄭局長驚恐地看到……自己面前的地毯,莫名其妙腐蝕了一個小洞,瞳孔都開始收縮了起來!

?

來了……

?

那些東西來了……

?

真的是它們!它們就在自己面前!

?

越是只能看到徐陽逸,他越是驚恐,越是害怕!他不知道自己面前有什么!就像半夜一個人打開電梯,對里面的人說:對不起,太擠了一樣!

?

莫名的恐懼,瘋狂蔓延了他整個心臟!

?

就在此刻,徐陽逸動了。

?

鄭局長沒有看到對方怎么動的,他仿佛只看到了一道殘影,下一秒,“碰”的一聲巨響!一種拳頭打擊上鎧甲的聲音,在整個房間中陡然響起!而且近在咫尺!

?

“絲絲絲……”一陣詭異的叫聲,極其輕微地在房間中響起,隨即,那不自然飄起的窗簾,終于飛快地落了下去!

?

房間里,死一般的寂靜。

?

徐陽逸收回自己的拳頭,剛才一瞬間,他感覺到如同打上了鎧甲。他并沒有出全力,只是警告而已,但是,對方的硬度超出他的想象。

?

“走……走了?”鄭局長終于用力打了個寒顫,剛才,這股恐懼被壓在心里,現在終于井噴一樣發泄了出來。

?

不是用語言,而是動作。

?

“走了。”徐陽逸坐到了鄭局的位置上,他的眼睛已經恢復了正常。鄭局這才顫抖著扶著桌面,手指都在桌子上亂抖,無聲而且緩慢地站了起來。

?

腳底下一滑,他倉皇扶住桌子,沒敢站遠,就站在徐陽逸邊上。現在徐陽逸坐的是他的位置,他根本不敢坐。

?

徐陽逸立起自己的襯衣領,鄭局這才發現下面有一個微型通話器:“貓八二,剛才的東西計算出來沒有。另外,為什么會有妖攻擊我?他們不怕死?”

?

“練氣后期,但是非常詭異,靈氣波動很不正常。最高峰值不超過初期巔峰,大部分維持在初期普通水平,和你不相上下。”通話器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:“原因推測,這只妖的神智因為不為人知的情況極不清晰,我們作為妖怪獵人,失去正常思維,靠著潛意識行動,很容易把你當做目標。聽說過燈塔理論嗎?你兩就像兩個燈塔,你看見了它,它也聞到了你,至于為什么會這樣,無從推測。但是已經確定有兩件事,你要聽嗎?”

?

徐陽逸點了點頭,那邊就像看到了一樣,接著說:“一,核對受害者傷口,和剛才的力度,妖身形狀,確認為三水市連環殺人案真兇。”

?

“二,畢業考試如果是它,你會多加十分。”

?

對話的聲音,鄭局沒聽到,而是滿臉劫后余生的表情,看著徐陽逸,忍了半天,終于說道:“小……徐隊長,這件事情……你……您……”

?

“放心。”徐陽逸掛上了通話器,看著滿臉驚恐的鄭局抬了抬眉:“我說過,我是‘專業人士。’”

?

“否則,你們怎么會千里迢迢請我來,壓著下頭的非議讓我領這個刑偵組呢?”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外星战记援彩金 500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将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捷报比分与波 现场足球彩票比分胜负 十一运夺金 股票涨跌怎么算钱 北京11选5一定牛 欢乐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电竞比分网火箭联盟 钱龙配资 pk10技巧交流 浙江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结果一 皇冠比分会员ccrr22